音乐家回忆枪击时带领人群撤离的情景

两位Elvis Monroe乡村乐队的成员坐在杰森·埃尔迪恩(Jason Aldean)巡回演出大巴后台的前面,微笑着。到那时为止今年的丰收音乐节还算是最好的一次。

“我们还没见到一起打斗,”吉他手本·卡里(Ben Carey)对该乐队的主唱布赖恩·霍普金斯(Bryan Hopkins)说:“洋溢着爱。”

他们是来当粉丝的,但他们的乐队已经在第一场Route 91中演出过了。只是今年的这场乡村音乐节将上演一场悲剧。

10月1日的音乐节很快就变成美国现代史上最严重的一场枪击案的现场,Route 91的观众席有点像战场了。

在枪击案四天之后接受采访时,身为拉斯维加斯居民的霍普金斯回忆起那天晚上的经历。

混乱爆发之前三十分钟,这两名乐队成员在为观看杰森·埃尔迪恩的演出做准备。他们都认为最佳的办法是在观众席看。“我们变身成粉丝。”霍普金斯对他的朋友开玩笑说。

霍普金斯说,他已经把头发焗成典型的莫霍克发型,把手指涂成黑色。穿上了很久没穿过的蓝色。在他妈妈的央求下上身穿的是美国队长的格子T恤。

接下来的混乱

霍普金斯和卡里站在前一天结识的朋友尼科尔·鲁芬诺(Nicole Ruffino)和尼科尔·约巴(Nicole Yorba)后面,离舞台有25英尺。埃尔迪恩刚唱完他们最喜欢的歌“再多一点夏日时光”。

就在这时响起了哒哒哒声。霍普金斯说当时他以为是有人在前排放鞭炮。

几秒钟之后又响起了哒哒哒声。

然后更快的射击。在他们前面十英尺的地方,一名男子倒在了地上。在他右边四英尺处另一个人倒下。

在他们后面,砰砰砰,两名妇女倒下。

卡里跑到后面抓住另一朋友的妻子,消失了。

“跟我一起,”霍普金斯告诉鲁芬诺和约巴说:“走!”

霍普金斯以前当过棒球队员,他从三年前的经历中知道,舞台后角有一个出口和入口。他冲向那里。三四个音乐会观众紧随其后。

人群开始形成瓶颈。霍普金斯不知不觉地带着一群人猫着腰穿行在人群中。

噼噼啪啪,又传来子弹打在金属上的声音。

找地方躲起来

在他的左边,霍普金斯看见一只白色的大箱子。他冲了进去,很快便发现那是台冰柜。里面很冷。已经有十几个人躲在里面冻得发抖。他们穿的都是短裤和短裙。

霍普金斯说他并没害怕,他试着让所有人平静下来。“或许他们只是在放鞭炮,”他说,不过他知道不是。他看到人们在他前面蹲下。但他需要他们保持平静。

在这台冰柜里面枪击的声音变得微弱了。一名妇女哭喊着。霍普金斯前后踱着步。他想象着有人跑上前来,打开冰柜的门,朝里面扫射。

不该就这么完结,霍普金斯会议起他这么想。他查看外面。射击有一阵停歇。有人将去到冰柜的跳板放在了一段10英尺的栅栏边。这群人爬上那块金属的跳板拼命找可抓可扶的东西。

霍普金斯说,他们去到那个角落,沿着栏杆奔跑。他的眼睛扫视了一下现场。一具尸体,又一具尸体,七个人蹲在小汽车后面,乘客座位上的男子被击中。

如果霍普金斯是只身一人,他说他会停下来去帮助,但他把精力集中在跟在后面的其他人。他们一直跑到停车场的栏杆处,栅栏的铁杆挡住了他们。

“没法翻过去,”霍普金斯在谈到栅栏时说;“那些东西会刺伤人,”

另一边的两名男子把一根铁杆的底部掰弯。这群人朝着猫头鹰赌场跑了一英里左右,霍普金斯说他与另一朋友汇合。她哭着,身上满是泥土和血。

她告诉他那不是她的血,她被人踩踏,身后的一个人被击中。

霍普金斯说他试着安慰他说:“现在你在这儿了。”

那天夜里晚些时候,他坐在他的公寓的咖啡桌旁。时间已是凌晨3:30。他的朋友卡瑞安全了。他想起了鲁芬诺和约巴以及其他跟着他逃到安全地带的人,还有那些他想停下来帮助的人们。“我穿着一件美国队长的衬衣。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了,”他说:“我不是美国队长。子弹从我身上弹开。”

By | 2017-10-19T16:43:03+00:00 October 19th, 2017|头条新闻|Comments Off on 音乐家回忆枪击时带领人群撤离的情景